返回[媒體報道]首頁| 媒體報道| 警方通告| 公益活動| 尋親故事| 法律法規| 警方打拐 |

黑龍江和內蒙古解救的52名黑勞工

  中國110尋人網

 http://www.manbetxzw.com 2019/1/19 編號:882 分類:尋親故事 閱讀20978次 來源:澎湃新聞


1、吐血;從工地逃回敬老院的湯瑣,牙齒曾被打掉三顆,頭部有五六道傷痕,兩只腳磨出了水泡。
2、52名勞工被警方解救后,其中一些智障者和聾啞人說不清姓名和住址,民警只好通過提取指紋、對比DNA等技術手段,確定其身份。有的被害人被家人接回家,有的通過救助站送回原籍地。
3、包括主犯劉振華、李云剛、辛天武、王彥在內的13名被告人,分別被判刑一年至六年并處罰金。其中,王彥、劉振華、李云剛分別被判刑六年、四年、三年六個月。

黑龍江省依安縣人孫海達曾被強迫勞動5年,獲救后在哥哥家居住。 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與家人失聯的5年時間里,90后孫海達是這樣度過的:每天干苦力至少12小時,甚至連干兩三個通宵;沒有一分錢工資,不能與外界聯系;不能喊累,更無法逃離。時刻為他準備的,是監工的拳頭、木棍和鐵鉤。

今年28歲的孫海達是黑龍江省依安縣人。和他一樣遭遇的,還有另外51名男子。他們分別被四個犯罪團伙控制,先后被帶至黑龍江和內蒙古的建筑工地、林場、工廠從事體力勞動,直到2018年4月底被警方解救。

2019年1月4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系列刑事判決書顯示,四個團伙的13名犯罪分子因犯強迫勞動罪,被一審法院分別判刑1年至6年。這四起強迫勞動案的52名被害人中,不少人是智障、聾啞、文盲、流浪人員,他們在遭遇誘騙、拘禁、毆打之后,被犯罪分子控制,失去自由和尊嚴,不得不長年累月進行重體力勞動。

近日,澎湃新聞到黑龍江、遼寧等地采訪被害人,探尋事發工地,揭開這些“勞奴”的苦難一幕。

“勞奴”:每天干活至少12小時,有人累了歇息被打得吐血


遼寧省法庫縣人周剛曾被強迫勞動4年。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今年36歲的周剛是孫海達的工友,家住距沈陽約80公里的法庫縣內。2018年4月回家后,周剛一直呆在家里,偶爾跟父親到附近的工地干些零活。家人忘不了他失蹤4年后歸來的模樣:蓬頭垢面,胡子拉碴,看起來比他60多歲的父親還老。

“我現在哪里也不敢去了!敝軇傂挠杏嗉碌卣f。

過去4年,他去過了很多地方。他和一些工友去了黑河市北安糧庫“扛麻袋”——卸貨、搬運糧食,去哈爾濱的多個建筑工地干苦力,去大興安嶺采金銀花,去內蒙古蓋牛棚、鋸木,還去了位于哈爾濱延壽縣和雙城區的化肥廠。


黑龍江強迫勞動案的一些被害人曾在化肥廠干苦力。他們得爬上十多米高的原料堆,將一袋袋化肥原料搬下來。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往返黑龍江和內蒙古的這段“旅程”,對周剛、孫海達他們而言,留下的是屈辱和苦難的記憶。

“天天干活,連過年那一天都沒有休息!睂O海達說,他們白天除每頓吃飯的半小時,其他時間幾乎沒有歇息,經常干到晚上十一二點鐘,有時甚至得通宵地干。

孫海達記得,在哈爾濱雙城區的化肥廠,他和工友連續干活的最長時間是兩天兩夜。周剛則記得,在北安糧庫扛麻袋時,他和一些工友曾連續干了三天三宿。

因為干得太累,孫海達有次在卸貨時,沒留意車上掉下的鐵塊,他后腦砸出了血,被送到醫院治了一個多月,至今后腦留有明顯的疤痕和凹溝。

超負荷的體力勞動,讓工人們苦不堪言。但大家都不敢反抗——他們懼怕工頭和監工的拳頭,以及他們手上的木棍、鐵鍬。

裁判文書顯示,多名被害人證實,工頭李云剛手下的監工竇義坤,曾用一種叫“爐鉤子”的鐵具毆打過工人楊某、沈某,導致兩人受傷出血;被劉振華等人控制的工人“老穆”,曾被“打得吐血”;從工地逃回敬老院的湯瑣(化名),牙齒曾被打掉三顆,頭部有五六道傷痕,兩只腳磨出了水泡。

在被強迫勞動的5年間,孫海達經常挨打。他第一次挨打,是因為連續幾小時扛一百斤一袋的糧食,累得坐在地上歇息。工頭劉振華沖過來就踢了他幾腳,邊踢邊罵。孫海達說,幾乎在每個工地他都挨過打,被打的原因都是“不好好干活”。

周剛記得,他第一次被監工張文輝毆打,是因為起床遲了幾分鐘。在他印象里,另一監工王友打人“老狠”,有次把他打得鼻子出血,躺在地上抽搐。

周剛第一次抽搐,是在建筑工地砌磚時,他突然倒地,渾身發抖。后來,可能是體力透支以及精神上恐懼疲倦,他又發作了六次。每次工頭會讓他休息一兩天,但從不送他上醫院。

由于環境惡劣和超負荷勞動,不少勞工出現病癥,但沒有藥吃,只能硬挺。

在哈爾濱雙城的化肥廠干活期間,孫海達和十多名工友住在廠區附近的一間民房。孫海達說,2018年春節前的一天早上,寢室里一個20多歲的工友病死了,劉振華讓他和幾名工友將死者抬上一輛面包車,運走了。

周剛和孫海達都證實,在化肥廠干活的時候,有個“燒鍋爐”的工友,姓王,50多歲,曾送往醫院治療,一天后死亡!笆俏冶乘宪嚨,不知道是生病還是煤煙中毒!敝軇傉f。

不過,澎湃新聞發現,對于周剛、孫海達所稱兩名工友死亡之事,劉振華一案的刑事判決書里并未提及。

務工陷阱:包吃包住的“力工活”

當年離家外出找“力工活”時,周剛等人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勞奴”。

來自遼寧農村的周剛生活壓力比較大。2008年他在一場車禍中受傷,住院昏睡42天才醒來!皬哪且院,他腦子反應有些遲鈍!彼谋斫愀嬖V澎湃新聞,周剛妻子后來離家出走,撫養老人、孩子的重擔都落在他的肩上。他除了干農活,還經常在農閑季節外出務工。

2014年4月16日,周剛去沈陽的長白勞務市場找“力工活”。此后四年,他沒有回家,也未跟家人聯系。他的父母發動親戚朋友到各地尋找,上電視臺播放尋人啟事?赡撬哪,周剛像從人間蒸發一樣,音訊全無。

他是被一個“老板”帶走的。據周剛回憶,當年他在沈陽長白勞務市場呆了幾天,和其他“站大崗”的農民工一樣,在路邊等候苦力差事。有一天,一個身材發胖的中年男子來到他們中間。后來他才知道這“老板”叫劉振華。

“他說工地上要人,包吃包住,每天140塊錢,按月結工資!敝軇偖敃r提出每年要回家兩趟——他不放心家里的父母和7歲女兒,劉振華爽快答應了。于是,周剛和另外10名農民工隨劉振華坐火車去了哈爾濱。他和4個工友被安排到市郊一處建筑工地。半個月后,他們被劉振華用面包車拉到了黑河市北安的一個糧庫。


哈爾濱市人才市場附近的撫順街,每天有上百名農民工在這里等“力工活”。劉振華等人曾來這里“招募”了不少工人。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在糧庫的工地,周剛認識了已在這里干了大半年的孫海達。比周剛小8歲的孫海達,被騙來工地之前曾在農場和榨油場打工兩年,都沒拿到工錢,只好出走另找工作。

孫海達當年為了找事做,在哈爾濱火車站呆了五天。他說,當時身上沒錢了,只能在車站一帶乞討。有一天,一個中年婦女跟他搭訕,還買盒飯給他吃,讓他去工地干活,“有吃有住還有工資”。孫海達便跟她走了。

沒多久,他被“轉”給一個中年男子,那人正是“老板”劉振華。孫海達被直接帶到黑河市北安糧庫,和其他工友一起“扛麻袋”。

后來,孫海達、周剛一起輾轉黑龍江、內蒙古多個工地,成為“難兄難弟”。和他們一起干活的,一般有一二十個工人,干的都是體力活。

這些一起干活的工友,大多和周剛、孫海達一樣,被犯罪團伙從勞務市場、火車站等地騙過來。

比如被打斷牙齒后逃跑的湯鎖,原本在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的敬老院生活了二十多年。2016年3月29日,他向敬老院請假去親戚家,從此失去聯系。劉振華在庭審時交待,他是在加格達奇火車站將湯鎖騙走的。

裁判文書顯示,一共有52名受害人被劉振華等四個犯罪團伙控制和強迫勞動。

其實,當年被帶到工地沒多久,孫海達、周剛就發現,所謂的“力工活”完全是場騙局——他們的工錢根本就沒有指望。

在幾十個工友中,周剛應該是拿到“報酬”最多的。他干活力氣大,還會開叉車,受到工頭劉振華的“器重”。四年里,他領到了第一個月的3千元工資,后來陸續領了2千元零用錢。其他工友,有的拿過30元、50元,有的拿過幾百元,更多的人從沒拿過錢。

“干了五年,一分錢都沒給過我!睂O海達說,“老板”劉振華起初以各種借口不付工錢,后來則干脆不再解釋。

在該系列強迫勞動案中,52名受害勞工大部分來自東北三省,有的來自江蘇、天津等地,其中有些系智障、聾啞、文盲或流浪人員。比如劉振華一案的19名勞工中,就有3名聾啞人。這些勞工被強迫勞動的時間,長則五六年,短則兩三個月。周剛和孫海達都證實,與他們一起干活的黑龍江人田海江,在工地勞動的時間有六年。

周剛告訴澎湃新聞,在一起干活的19人當中,他和孫海達是“最健全清醒”的,盡管他曾因車禍導致二級殘疾,孫海達則幾乎是文盲——只讀過“三個一年級”。

逃跑和認命:失去自由和尊嚴的日子

周剛、孫海達和工友們拿不到工錢,而更令他們絕望的是,他們失去了自由。

在劉振華等人的控制下,工人們不能跟外界聯系,只能日復一日地勞動。許多勞工想逃離,但他們首先得擺脫工頭的監視。

被騙來的工人到了工地后,劉振華會在附近租民房,讓十多個勞工擠在一個房間睡。他安排監工張文輝或王友同住一個院子,院里的鐵門會上鎖,鑰匙均由他們掌管。

工人們干活的時候,劉振華和他手下的監工會在旁邊監督。廠區的鐵門一般也是上鎖的,工人想逃離現場十分困難。

有一年,工人們被安排到大興安嶺地區塔河縣采金銀花、挖山藥。周剛以為找到了逃跑機會。

那天,周剛和另一工友在山上挖野生藥材。趁監工沒留意,他和那名工友往山下跑了40多里。周剛說,當時為了湊路費,他還扛著一袋藥材,估摸著可賣得三百塊錢?删驮谏较沦u藥時,他和工友被“舉報”。劉振華等人開車趕來,把他倆抓走。

被押回工地的周剛挨了一頓打。他記得,監工張文輝用鐵鍬毆打,致使他腰部受傷,痛了很長時間。

大概半年后,在化肥廠干活的周剛又嘗試逃離。他從廠區悄悄出來,一路狂跑?梢恍r不到,他就被開車追來的監工抓了回去。

性格相對懦弱的孫海達也逃過一次。那時他在雙城的化肥廠干活,因為“不好好干活”,他被劉振華用木棍毆打得受不了。幾天后,他瞅住機會,悄悄溜出化肥廠的廠區。他跑了大半天,來到哈爾濱市區。

那時天快黑了,又累又渴的孫海達坐在路邊休息,被開車追尋的劉振華發現,抓了回去。

孫海達說,也有少數工友逃跑成功的,但他自己“運氣不好”。他記得,剛被騙到工地不久,劉振華等人就以“辦保險”為由收走了他和工友的身份證。大伙沒有身份證,沒有錢,只能聽從擺布,日復一日地重復三件事:干活、吃飯、睡覺。

劉振華會安排人手給工人們做飯,不過伙食很差。孫海達記得,米飯倒可以“管飽”,但菜不好,幾乎都是白菜、茄子類的蔬菜,難見肉腥,“跟喂豬差不多”。

“一個月吃一次肉,每人就吃一塊!睂O海達的拇指和食指彎成一小圈,比劃了一下。他說,到了后期,一月一餐的豬肉沒有了,改成兩月一餐的烤鴨,“兩個月吃一次,兩個人吃一只”。

劉振華偶爾會給工人帶來一些破舊衣服和鞋子,但很少為他們買生活用品。孫海達說,那四五年劉振華只買過兩條毛巾,給19個工人共用。大伙沒有牙刷牙膏,“就是用水漱漱口”。

這群工人的勞作地點位于黑龍江或內蒙古境內,氣溫很低?晒と藳]有熱水洗澡。在孫海達印象中,很多工友幾年都沒洗過澡。由于衛生條件不好,工人身上“長虱子”是常見的事。

孫海達記得,大家身上癢得難受,有時會將衣服脫下來,拿到煤爐邊去烤,“一些虱子從衣服蹦到火爐里,燒得吱吱響”。

有一年,周剛實在“癢得受不了”,跑到工地附近一個水庫,脫光衣服跳進刺骨的冷水里。他說,那是他四年里唯一的一次洗澡。

勞工生意:輸送勞力到工地強迫勞動,有勞工變成監工

周剛、孫海達們苦難經歷的背后,是劉振華等四個團伙的“勞工生意”。

1976年出生的劉振華是黑龍江省克東縣人,曾因介紹賣淫和協助組織賣淫先后被判過兩次刑,2008年刑滿釋放。大概從2013年起,劉振華伙同他人干起了強迫工人勞動、賺取勞工血汗錢的“生意”。

裁判文書顯示,2013年至2018年4月,劉振華伙同他人在哈爾濱的勞務市場、火車站等地,以欺騙手段招募工人,并糾集王友、張文輝等人,通過扣押身份證、毆打、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強迫周剛、田海江、孫海達等19名被害人到黑龍江、內蒙古等地勞動,拒不支付報酬,獲得贓款30余萬元。

2017年7月至2018年4月,另一團伙的主犯李云剛將騙來的9名勞工交給從犯竇義坤管理,強迫他們到齊齊哈爾、哈爾濱等地勞動,其中7人在案發前被馬德太安排到化肥廠勞動。此案李云剛等人非法獲利13萬多元。

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被告人辛天武伙同金玉明、辛光強等人,強迫12名被害人勞動,獲得贓款30余萬元。

2014年至2018年5月,被告人王彥伙同郝廣杰、趙玉輝、麻晶,強迫12名勞工從事超負荷體力勞動,獲得贓款10余萬元。

上述四個團伙中,前三個團伙均曾安排勞工到哈爾濱市雙城區的化肥廠——那是周剛、孫海達等人被強迫勞動的最后一處工地,距哈爾濱市區約70公里。


沈陽市雙城區的化肥廠是周剛、孫海達等人被強迫勞動的最后一處工地。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2019年1月7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這家化肥廠——哈爾濱中哈高科農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哈高科)。工商登記資料顯示,這家私營企業成立于2014年,注冊資本100萬元。該公司官網稱,這是一家集化肥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的現代化專業肥料企業。

澎湃新聞記者在廠區看到,一些工人爬上十多米高的原料堆,將一袋袋原料搬下來,由叉車運到車間加工。這正是以前周剛、孫海達他們干的活。

中哈高科負責人張立偉介紹,2017年12月,化肥廠將勞務承包給一個叫邢軍國的包工頭,“按市場價承包,我們一分錢都沒拖欠”。

事實上,邢軍國除了自己帶些工人來干活,還將一些勞務分別包給劉振華和馬德太!肮ゅX都付給了他倆,半個月結一次!毙宪妵Q,他是案發后才知道,劉振華和馬德太非法控制工人且不付工資。

案卷資料顯示,犯罪團伙之間有時根據用工需要,以每人數百元或上千元的價格“買賣”勞工。

這些犯罪團伙在強迫工人勞動的過程中,限制人身自由是常用的手段。王彥、郝廣杰犯罪團伙曾將十余名勞工先后帶至賓縣和齊齊哈爾市的民房,鎖門不讓其外出,限制工人人身自由達30余日。

這一系列強迫勞動案的犯罪團伙,均被法院認定為“惡勢力”:在勞動用工行業形成惡勢力組織,嚴重擾亂社會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在勞務市場、火車站等地以欺騙手段招募工人,以暴力、威脅和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強迫他人勞動,其行為構成強迫勞動罪。

包括主犯劉振華、李云剛、辛天武、王彥在內的13名被告人,分別被判刑一年至六年并處罰金。其中,王彥、劉振華、李云剛分別被判刑六年、四年、三年六個月。

在這一系列案件中,9名從犯里有4人曾是被強迫勞動的工人,后來在工頭威逼利誘下變成監工或打手。比如長春人麻晶,自己在勞動中曾被機器削掉小拇指,兩根手指骨折,導致十級傷殘。后來,他成為王彥雇傭的監工,經常毆打工友。

庭審時,公訴人指出麻晶等人成為主犯幫兇的“可悲”:“自己好了傷疤忘了疼!

回家:52名被害人脫離苦海,有人忘記自己是誰

黑龍江這四起強迫勞動案的犯罪團伙,是因為一名工人的出逃,才浮出水面。

2018年4月底的一天下午,正在干活的孫海達看到幾輛警車開進了化肥廠工地。有警察拿著喇叭喊,讓所有人停止生產,配合調查。

孫海達、周剛等人被奴役的苦難日子,終于熬到了頭。

“救”大家的,是一位姓沈的工人。52歲的沈某是江蘇人,他和一些工友被工頭李云剛安排到中哈高科勞動。2018年3月27日,他從化肥廠工地逃出來,沿著鐵路沿線逃跑。幸運的是,他被哈爾濱鐵路公安局雙城堡派出所的民警發現。

同年4月24日,經黑龍江省公安廳指定,哈爾濱鐵路公安局偵辦這一系列強迫勞動案,稱為“4·24強迫勞動案”。隨后,系列強迫勞動案四個團伙的13名成員歸案,他們分別來自黑龍江和吉林。同年12月上旬,四起強迫勞動案先后在哈爾濱鐵路運輸法院開庭審理。當月底,法院陸續作出一審判決。


2018年12月11日,被告人劉振華、王友、張文輝在哈爾濱鐵路運輸法院受審。庭審視頻截圖
奴役工人的犯罪分子得到懲處。另外,周剛、孫海達等人被強迫勞動的最后一處工地——中哈高科,事發后曾停產接受調查,目前已經恢復生產。該公司投資人張立偉說:“我們現在汲取教訓,用的都是正規勞務公司的工人!

然而,對于飽受苦難的勞工們來說,他們身體和心理的傷疤,短時間內都難以消弭。

52名勞工被警方解救后,其中一些智障者和聾啞人說不清姓名和住址,民警只好通過提取指紋、對比DNA等技術手段,確定其身份。此后,有的被害人被家人接回家,有的通過救助站送回原籍地。

版權所有: 中國110尋人網

国产成人芊芊视频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