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媒體報道]首頁| 媒體報道| 警方通告| 公益活動| 尋親故事| 法律法規| 警方打拐 |

媒體報道110尋人網:充分運用互聯網平臺尋人

  中國110尋人網

 http://www.manbetxzw.com 2011/8/3 編號:509 分類:媒體報道 閱讀172633次 來源:華商網


中國110尋人網 新聞媒體報道尋人

“110尋人網”將失蹤人員的照片都貼在網上(截屏照片)

7年前,有精神分裂癥病史的孫萬清在長江孤島工作地“失蹤”,在家人和單位苦苦尋覓未果后,法院宣告其死亡。就在孫的家人已經慢慢接受了孫萬清死亡的“事實”時,2011年6月24日,又傳來他還活著的消息。這7年,因為說不清家庭住址,他在外流浪2年,在救助站和福利院待了5年多。

其實,說不清家庭住址已經成為很多救助站為流浪人員尋找家人的最大障礙;蛟S,構建政府救助的網絡渠道,可能會讓更多的流浪人員和家人團聚。

寄身救助站5年有家難歸

可誰又能想到,孫萬清又回來了。這7年,孫萬清到底去了哪里呢?他為何要離開工地呢?

2011年7月5日,在孫萬清家中,孫萬清告訴記者,“我當時看工地時受了一點氣,所以離開了”。到底受了什么氣,他不愿意說!拔易嚽巴鶑V州,到了廣州后發現身上的錢不多了,然后又步行往回走”,孫萬清不愿意回憶過去,他不時地撓頭,眼睛里流露出恐懼。根據他斷斷續續的回憶,記者還原出了他的遭遇。

離開單位出走的前兩年,孫萬清一直在路上流浪。2005年,長沙市救助站將他收留,但是由于孫萬清一直說不出自己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一直無法聯系到他的家人。在救助站呆了兩年,孫萬清被轉到了長沙市精神病醫院(又名長沙市第三社會福利院)。

長沙市精神病醫院的一份記錄,描述了當時孫萬清的情況:“患者流落街頭,行為紊亂,衣冠不整,蓬頭垢面,全身臟臭,自言自語,不知所云。于2007年11月3日,由(長沙)市救助站送入我院。入院診斷為‘(精神)分裂癥’……經過治療仍問不出家庭住址……”

在治療期間,醫院給孫萬清起名字叫“繞其陸”。

孫萬清的大妹妹在接孫萬清時,醫院的一位潘主任告訴她,孫萬清很多次說過自己的住址,醫院也按照他提供的地址打過電話和寫過信,后來發現,這些地址都是錯誤的。今年6月份,孫萬清再次給醫院寫出了一個地址,結果長沙市救助站按照上面的地址,意外地聯系到了孫萬清的家人。

7月11日,長沙市精神病醫院這位潘姓主任電話中告訴記者,孫萬清在治療期間,病情確實有了很大的好轉。

近半流浪人員說不清家庭住址

其實,和孫萬清的狀況一樣,說不清家庭住址成為很多救助站為流浪人員尋找家人所面臨的共同難題。

7月12日,西安市救助站站長助理孫小兵告訴記者,西安市救助站2007年救助了74人;2008年救助了174人;2009年救助了139人;2010年救助了125人。

在所救助的人員里,有近半數不能說出自己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他們中絕大部分有精神疾病。救助站給這些人都拍了照片,制作了簡單的資料。記者在這些資料上看到,大多數人的表格上簽的是“無名、聽話不答、不會書寫”等等。但是,除了根據這些人的自述,幾乎沒有什么好的辦法了解他們的家庭住址。有的時候,他們只能托公安內部的熟人關系,動用公安內部網來確認這些人的住址!傲硗,有1/3的人員是被遺棄或者是家里根本就不愿意尋找的!睂O小兵說,有很多流浪人員,他們已經查到了戶口,并根據戶口找到了流浪人員的家,但家里人硬著頭皮說不是。

對于找不到家的人,救助站只能向民政局申請,在經過至少半年的等待后,他們會被送往社會福利院。由于福利院的床位有限,有的申請將要等2年時間。

救助的網絡渠道不暢

其實,救助站的尷尬困境還來自于許多細小的地方。孫小兵說,除了每年的經費緊張之外,救助車輛的違章問題也讓人頭疼,他們經常上街巡查,發現救助人員流浪街頭后,會停車實施救助,結果電子警察拍了他們許多違法記錄,使得他們最后都不敢上街實施救助。

還有一些流浪人員不愿意呆在救助站,吵鬧或者自殘,工作人員不得不將他們放走。他們在流浪街頭后,一些領導又給救助站打電話,問他們“為何街上的流浪人員這么多?”

記者了解到,最近民政部召開研討會,其中一個議題就是能否將救助網絡和公安內部的網絡聯網!斑@樣我們查找一個人要比過去打電話、寫信方便多了,但是要和公安聯網,也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目前也僅僅只是停留在研討階段!睂O小兵說。

西安市民政局一位官員告訴記者,目前民政部正在自己的網站上擬推行一種指紋辨別系統,就是將所有人的指紋收錄起來后,一旦發現找不到家的流浪人員,立即將其指紋在網上比對,很容易就能找到其詳細資料。

陜西法正平安律師事務所律師屈建國認為,這種辦法也只能等到若干年后才能啟用,因為,現在許多人根本就沒有錄入過指紋,需要漫長的時間去健全指紋檔案。

異軍突起的民間尋人網

數年間,一直關注孫萬清失蹤事件的陜西醫帆法律服務所主任朱衛說,民政部門應該建立一個網絡系統,每個救助站救助回來的說不清住址和姓名的流浪人員,全部拍照發到網上,注明其大概年齡,性別、身高、體重、口音、服飾等特點,失蹤人員的家屬可以上網比對尋找,這樣就省掉了他們發尋人啟事以及四處尋找的花費和時間了。

和政府互聯網上尋人幾乎癱瘓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民間尋人網絡的異軍突起。一家名叫“110尋人網”的網站,點擊量也不容小覷。網站將每個人的相片都掛在上面,多年來已經尋找到了百名失蹤人員。該網站上不乏重金尋人者,一位叫查小英的女士,懸賞100萬元尋找失散13年患有抑郁癥的妹妹查小莉!爸灰獙⒚妹玫南嗥旁诰W上,我相信有一天她或者她身邊的人會看到的”,7月13日,從甘肅來西安逛世園會的查小英告訴記者。

而像上述這樣的民間尋人網站很多!霸诰W絡如此發達的今天,民政部出面建立一個QQ群,讓每個救助站不斷地上傳不能說出姓名和家庭住址的流浪人員,事情也會事半功倍的!敝煨l說。

版權所有: 中國110尋人網

国产成人芊芊视频无码